蜚聲窩 2.0

關於部落格
Ctrl+Alt+Del。
Beta Forever。
  • 139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要不要來我家玩威力棒vii啊?

都已經紅遍祖國的vii威力棒,到了今日,實在不能不講一下。

vii威力棒是祖國產品,內置有12款遊戲,包括wii都有的網球、保齡、釣魚,尚有wii所缺的擲飛鏢、擲骰子等,加上有擴充槽,可以再添加更多遊戲款式……

遊戲機組合有一支威力棒,雙打情況就不得而知,取價約1,000人民幣,一名祖國大學生畢業都不過是收月薪3,000人民幣,要花三分一薪金去買的威力棒,真是高消費奢侈品。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58cc8f1166f.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跟一年來都沒改進的wii不同,vii威力棒一推出就是三種顏色,Nintendo真是不思進取。

接著,我們看看示範畫面。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Eso8oZQK7Mg&rel=1&border=0"></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Eso8oZQK7Mg&rel=1&border=0"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非常精彩而瑰麗,又適合一家大細耍樂。而促使寫這篇blog,是因為看了下面這段解剖威力棒的視頻,有著驚人的發現。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PpG33HCobkM&rel=1"></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PpG33HCobkM&rel=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原來祖國開發到如此的電路板,就可以玩到了這麼多遊戲,強!而且為了遷就日本廠商的無能,故意做個巨型的機箱來,還要外加鐵片保持重量,宇宙級的苦心!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58cd96d1bfc.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雖然外型比wii還是巨型,內裏嘛……

一句到尾:中國人,就應該玩中國人的遊戲機!
繼續閱讀
跟一年來都沒改進的wii不同,vii威力棒一推出就是三種顏色,Nintendo真是不思進取。 接著,我們看看示範畫面。 非常精彩而瑰麗,又適合一家大細耍樂。而促使寫這篇blog,是因為看了下面這段解剖威力棒的視頻,有著驚人的發現。 原來祖國開發到如此的電路板,就可以玩到了這麼多遊戲,強!而且為了遷就日本廠商的無能,故意做個巨型的機箱來,還要外加鐵片保持重量,宇宙級的苦心!
雖然外型比wii還是巨型,內裏嘛…… 一句到尾:中國人,就應該玩中國人的遊戲機!" meta-author="facingwall"> 分享至facebook

寫於1999的功課

末日
‧‧‧
(一)
日落了。
雖然太陽並非真的墮落,但我們會稱之為「日落」。蕃茄的汁液與濕飯混成一團。太陽蛋的蛋黃成了硬塊。飯盒蓋的水珠積在蓋子和盒子之間的坑位。游標停在「Rain」那裏。點擊以後,出現了訊息框框。手指們熟練地踩在鍵盤上,然後框框右下角的那個「ICQ」專有白臉孔在不停轉動轉動轉動......吃了半口的飯盒被蓋好,狠狠地摔到垃圾桶裏,傳來肚子吃了一拳所發出的悶哼。煤氣掣被扭開,爐頭架上放了鋁製小煲。即食麵袋發出刺耳聲音,即食麵被抽出來輕放在沸水裏頭。泡沫大量生產,大量死亡。她。麵條在迷霧間由生硬變熟軟。淺褐色粉末如仙女撒花,有一點點黏在煲壁,其餘的都被泡沫所吞噬。她。紅色膠筷頭潛到沸水裏,攪動湯汁。火熄滅了。其實一切都很容易,欠的只是決心。

房間裏面所有東西都是不同層次的黑色跟灰色。電視機突然帶來光線。首先是灰白,再來是迷迷糊糊聽到一些對話。畫面出現了一對男女在吵鬧,然後畫面跳到新聞報道的現場,是撞車意外。畫面再跳到長壽肥皂劇跳到識嘆旅遊特輯跳到烹飪節目......右上角的數字由1到2到15到33......畫面停了,嚴格來說是數字不再變了。一對男女做出不同的動作。大多是男的壓著女的姿態。上上下下上上下下......

照片散落在茶几上。都是同一座大廈周圍的景像。包括花草叢、樓梯間、正門前的小空地、警衛亭、鐵閘、......照片底下是A4 size的白紙。鉛芯筆畫了線,平行的線成了「街」,四方形是「花園」或是「大廈」。地圖還沒完成,但鉛芯筆停了動作。游標在「Rain」那裏點擊。明天好嗎?電視節目「人體漫游」裏,有個特寫鏡頭是手掌上汗珠一顆一顆沁出來。翻開厚裝記事本,鉛芯筆由畫圖變成書寫。

17/11/1999 星期三 20:08 冷 煩悶
我知道她的歲數(18歲)生日日期(1/12)就讀學校(聖瑪麗洛緹女書院)男友數目(再一次重申依然是零)家庭狀況(獨生)喜愛的毛公仔(趴地熊/交叉兔)愛讀的小說(愛麗斯夢遊仙境---希代書版版本)......最重要的還是住址。這一次歸納令我重新認識她。不過最有趣還是她說的一句:「11月19日是世界末日。」她於17/11/99/20:20傳來好消息,答應了。我知道一切都會順利進行。

在直立衣櫥挑了件Esprit的草綠色長袖T-shirt和Levi's洗水501牛仔褲。銀色手提電話。7吋長的不銹鋼利齒刀連棗紅色皮套。地圖。小玻璃瓶和粉末。粗麻繩。Outdoor深藍背包。看到窗外是兩旁種滿樹的公路。樹很綠。陽光很燦爛。風很爽。天氣很好。「11月19日是世界末日。」

經歷了一頓吃得算是愉快的晚飯,我期待已久的計劃終於可以實行。她是個好女孩,文靜而帶點神經質。我留意到她偷偷望了我好幾眼,立即避去別處。手背的白晰,透出她皮膚的輕薄。她就如同跟著我的計劃在做反應般,我順利地送她回家。然後藥力生效。被拖進小貨車裏面的她昏迷未醒。粗麻繩牢牢地綁著她。這種刺激令人打震。首先播放一點音樂,例如《快樂頌》。然後是勃起的陽具登場的時候......
‧‧‧
(二)
又一城商場很白。閃亮的地板。輕音樂。排成Z字型扶手電梯在前進,或是該說成上升。花了近2分鐘才到達頂層。約會真的快要開始。《人體漫遊》那幕又出現。美食廣場由遠遠的,慢慢接近,由聽到零碎的人聲到看見人影到看見人們的模樣。面向溜冰場的那排坐椅,十四個位子裏只有一個是空的。空位子旁邊就是她。

「妳好嗎?」
「啊!你好。」
「妳比照片裏美得多。」
「多謝。」
侍應送來她的花生胚芽珍珠奶茶。
「你跟我想像中一樣鬼靈精。」
「是嗎?」
「是的。」
侍應送來珍珠咖啡和她的奶油厚吐司。
「為什麼會這樣想?」
「你忘了我說過我是有預知能力的嗎? 」
「直覺——」
「不是直覺。」
「那麼妳指的是......?」
「預知能力。」
侍應送來蘋果批。她放下刀叉。
「我可以示範一下,因為我知道你還不會相信。」
「好的,隨便。」
她指向一個侍應。
「5秒後會滑倒。」
「是嗎?」
預知應驗了。然後她又作出了好幾個預言。當然都中了。
「那......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嗎?」
「是的。」
「為什麼不嘗試去改變?地球的命運握在你手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花枝亂墜得來很有美感。
「你以為我是地球防衛組嗎? 地球要滅亡就由它吧!」
「......」
「我今晚會躲到一處安全的地方。你會跟我去吧?」
蘋果批只剩下3小磚形狀大小不一的果肉。吐司則從此不能再以它吐司的身份存在。
「......當然去。」
小麥應該沒想過自己會變成奶油吐司吧?

鈦盤的手感越來越差。紅燈。她輕輕地哼著一些音符。從玻璃看到立在鈦盤前的那個香座。橢圓形的水印開始出現。細胞以倍數分裂。水撥在揮動揮動揮動......她哼著不知名的歌。兩盞紅燈。四盞紅燈。面前堆滿了紅眼睛的貓,它們還發出喇叭一樣的急促叫聲呢。叫聲中還是聽到她哼的《快樂頌》。

捕獵雨水計劃——準備步驟擬定
1. 到目標住址附近進行實地視察及拍照。
4. 根據視察所得,繪畫地圖與及制定路線。
5. 再一次確認位置。
6. 確定落手地點。
8. 進行實時模擬過程,並就結果修正逃走路線。
10. 購置工具。包括7吋長的不銹鋼利齒刀連棗紅色皮套、安眠藥粉、粗麻繩。
12. 選定落手日期(暫定為18/11/99,或有更改)

計劃表上的每個步驟,都可以清楚地列印於瞳孔內。右轉的燈在閃著閃著閃著。她卻搖了搖手,把鈦盤拉向她那邊。她停了歌聲。好像注意到什麼,向前方的儲物箱瞄了瞄。貓眼石一顆又一顆被車輪碾過。她毫不客氣地拉開抽屜。
「是你的Notebook嗎?」
「......你說呢?」
「可以開來玩玩嗎?」
說畢就已經開啟了電源。阿仁聖誕節時在酒吧裏,帶著三分清醒說:「女人發出問題,但她們要的是認同,不是答案。」
「沒有什麼好玩的嗎?」她把Notebook放在大腿上。深藍色的牛仔褲透出相當好看的曲線。中袖的橙色T-shirt,非常完美地凸顯了她可愛的胸部形狀。
「沒有。」
「悶蛋。」沒有塗指甲油的食指在Touch pad上游移。右側的倒後鏡裏什麼都沒有。
「我們去哪裏?」
「先去看看流星雨吧。今晚有流星雨啊。」她開啟了Microsoft Word。
「不要搞我的文件......世界末日了還要看流星雨?」
「就是世界末日才要看啊......因為地球是被流星所毀滅的......咦?是你的文章嗎?」
「不要搞吧......」水撥停止了揮動,玻璃被陣雨洗擦過後份外玲瓏剔透。
「仿意識流嗎......真是賣弄得要死......最怕這種假裝深奧的東西......平日icq時你也不是這樣賣弄的呀......」
「......你愛讀什麼?」
「麥嘜和愛麗斯夢遊仙境嘛......你忘了嗎?......離開公路吧,在這裏轉向左面。」
「Yup。」鈦盤變得沉重。00:23。
「就是你這種人把世界變得抽象和複雜啊。」

一大堆辯護的理由在擋風玻璃前整齊排列,卻沒有出動的機會。因為她又哼起歌來。三線的公路被掰開,其中兩線依然如膠似漆地延伸下去,另一線則孤零零地轉左。阿仁和阿雨去年今夜也有一起看流星雨。他倆的背影就在前方, 慢慢跟再前一點的海溶成一體。充實的浪聲距離得很遠,空洞的風鳴卻就在耳畔。拐上左轉路後,就是無止盡的昏黃雙線柏油路。

「在這裏。」
微微把鈦盤扭向左,然後又扭向右,把煞車掣和油門鬆開。
「醫院?」

她輕易地穿過一處鐵絲網小洞。女忍者招了招手,然後一起蹲在一個暗暗的凹位。空氣帶著微溫,鼻子感到濕潤。空氣粒子,飄過大翼軟骨和上頷骨之間的通道,在鼻窩廣場裏會合,慢慢被黏答答的嗅膜吸收,刺激鼻嗅區的上皮。嗅球和嗅腦商量了好一會,最後得出的分析報告是——「Rejoyce」洗髮護髮素和頭髮分泌物。生物教科書書頁不知從哪個角落跳出來,又靈巧地閃開去。

冷空氣被狂扯進肺內。即使鼻窩不停發出痛苦的求救,也只能裝成不知道。10層樓,每層有樓梯30階。輕易地得出300階這個答案。當然用身體去征服又是另一回事。天台滿是鐵造的喉管。她就坐在一個由四條喉管包圍而成的凹位裏面。四肢都是熱燙燙的。泥地板是深灰色的。
「噢......今晚看來很多雲呢......」
「呼呼......嗯...呼......呼......」
「但還是會看到流星雨的。」
「你...呼...預知到呼......自己會看到的嗎?」
「嗯嗯,是啊。」
「......那...還看來作啥?」
「預知時看到的是模模糊糊的。我要看真正的流星雨。」
「在這裏看也會是模模糊糊的嘛......」
「但至少比預知時看到的真實......你舊年有沒有看?」
阿仁和阿雨。
「有。」
「自己看?」她臉孔的輪廓不大清楚,只能從閃爍的位置捕捉她眼睛在哪裏。
「不,和兩個朋友。」
「有女孩子吧?」
「是的。」
距離這裏20米至25米的地方,雪白的煙陣陣地放出來,由煙柱變煙團再消散。「妳一早就預知我們會見面嗎?」
「...是的。」
即使沒有闔眼,也可以感到那封密的黑暗。那黑暗的河似有還無地流動。然後,河的中游位置露出了光滑的磐石。磐石雖然不是完美的圓形,缺了一少角,但卻令人錯覺那是完美的圓形。就像農曆十一的月亮。
「雲走了卻又有個那麼搶眼的月亮......」
「等多一會吧......還是會看到的啊。」她曲起兩腿,下巴貼著膝蓋,雙手在小腿上磨擦。
「冷嗎?」
「嗯。」
右臂能夠感應到那份熱。她那齊肩的髮絲,悄悄地、輕輕地鋪在右肩。
「是因為世界末日嗎?」
「什麼?」蚊蠅的悄悄話也比她的話大聲。
「因為世界末日......我們才可以這麼快接近嗎?」
「......是因為天氣冷啊。」

「就好像有人用粉筆在黑板上快手畫了一下,然後又立即用粉擦抹去一樣。」阿仁的尾指有意無意地貼著阿雨的尾指。
「我說像把水晶磨成粉末,然後一把灑在黑色天鵝絨上一樣。」
阿雨的尾指沒有退縮的樣子,但也沒有迎上去,就只是僵硬地保持那種姿態。
「到你了。」
什麼感覺都沒有,只不過是一些與大氣磨擦而發熱發亮的石頭而已。
「好像自己被困在黑布袋裏頭。有人在外面用刀子割布袋。」
「真不懂浪漫呢......你這傢伙。」
阿仁笑笑說。阿雨的笑容比阿仁的遲來了2秒。

「呀......那麼多......趕不及許那麼多願望呢......怎麼辦呀......」
「許那麼多願望會不準的......」
「不行啊!」她站起來,十指交纏,唸唸有詞。典型的許願手勢。
「a願望!!」當一顆流星在右上角飛向左下角時,她大叫。
「b願望!!」當一顆流星在右下方飛向左上方時,她大叫。
「什麼a、b願望啦......」
「說不了那麼快嘛......所以早就跟流星說好a是什麼b是什麼,那就只要說英文字母就行了囉......c呀!!」

300級樓梯很容易就走完,不過她還不肯停下來,還要向下走。就像圍著柱子跑,頭已經開始暈眩。最後看到她停下來,背後是「B2」字樣。推開木門,看到地牢的電梯大堂。全白色的牆。正前方是一道長廊,她沒有直走,指向右面的一扇門。門上的玻璃看到門背後也是一條長廊。長廊鋪有帶黑點的灰黃色地板。走了20米左右,長廊轉向左方。不再是白色的牆,取而代之的是鐵絲網。鐵絲網應該是為了保護喉管而設的。喉管的粗幼不一,又分成好幾種顏色。

喉管牆的盡頭是一道門。鋁門反映一對被扭曲的男女影像,沒有動作。女的用鑰匙把鎖「卡拆」一聲解開。那「卡拆」一聲在長廊裏化成紅線,繡出紅色的萬花筒。她的右手在門右面那幅牆上摸索。「啪噠」。黑暗迅速退潮,眼球抵不住突然的光線衝擊,帶來朦朦朧朧的深綠。她坐在一只紙皮箱上。房間大概是100平方呎左右。牆延續著房外牆的白色。地板是帶黑點的灰黃色地板,被大大小小不同的紙皮箱所蓋過。紙皮箱一律被牛皮膠紙封好。最高的一疊堆了8個紙皮箱,大概是180cm高。她拆開了其中一個。
「這裏是......」
「其中一個儲糧室。為了應付可能發生的千年蟲問題,醫院都會儲好了一些糧食......」
她拿著一排朱古力,但沒有撕開包裝紙的企圖,只是望著它出神。
「什麼時間?」
「......4:53。」
「......你覺得自己的生命有沒有遺憾?」
「太多......不能盡錄......」
「例如呢?」她撕開包裝紙。
「沒有女朋友......沒有一篇文章是廣為人知......連5個位數字的銀行戶口都沒有......」說起來也不過是這麼多罷了。
「......你試一試理會人家的感受吧......這樣你會很輕易得到女朋友......文章也會得人賞識......」
「這個世界有那麼便宜的事嗎?」
「沒有。不過總比你自暴自棄下去好。」
「為什麼你覺得我自暴自棄?」
「因為我是個觀人於微的女孩子。」
「沒所謂啦......反正世界都要末日了......地球會被毀滅吧?大家一起擁抱死亡不好嗎?」
「你還不會死的......你還會生存下去......你還有將來啊......」
「又是你的預知嗎?其實你知道一切的......可以改變一切啊!」
哈哈哈。乾澀的笑聲突然停了,然後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室內又歸於平靜。
「你知道嗎?我就像是唸熟了劇本,而又安份守己的演員,只有演的份兒......絕對沒有改變劇本的權力......」
「.....那麼......」
「是啊,對我來說一切都好像綵排過的話劇,只不過重新再體驗罷了......我只能在重複當中找尋生趣......」
「......重複......」

Icq電視機遙控器幻想中的縱慾疲倦煮食爛睡煩悶遊戲機甜蜜的情侶丟在一旁的書封塵的notes沒封塵的notes身旁的空位子總不會在家裏出現的父母朋友啤酒樽頭痛Vcd衣衫亂葬崗阿仁的背影空白記事簿小說評價阿雨的尾指討厭很討厭非常討厭討厭到極點討厭到死...........

「......或許......換個角度來說......其實我正享受著雙份的生命喜悅呢!」

話語已經是多餘的了。盟誓也是。沒有將來,何來盟誓?緊緊摟著她比一切都來得重要。
‧‧‧
(三)
她躺在......不,或許癱軟比較好......癱軟在車廂地蓆上。那光條條的身子我已經沒有興趣。不知怎的,身體不停在幹,但腦袋卻思前想後搞出很多念頭來,把我都搞胡塗了。沒所謂。把避孕套包好,放在煙灰盅裏面燒。焦了的膠傳來臭味,我把它放在車外,由它的火猛烈地毀滅證據。把她收在家裏還是滅口?一時都拿不定主意。沒所謂,一切都不急著決定。沒有世界末日,人生還有漫漫長路呢,少了件玩具以後日子怎過?
繼續閱讀

神探

有內容。

—切耳到底是引用梵高的經典而故作狂態,還是做成娛記及市民易理解的宣傳soundbites,都不成問題,彬Sir送耳仔就是為了以示對大Sir的尊敬,是有必要的,因為人人心內都有鬼。而且,在作品開首立下剛烈印象,一直是韋家輝的拿手絕活,你記得陸國榮的泯滅人性,以及丁蟹掟仔落街嗎?

—高志偉的七重人格是否抄幽遊白書的仙水忍,也不成問題,雖然仙水剛好也只展現了四種人格(本性的忍、自傲的實、殘暴的一也以及愛哭的奈留),喜見港產片出現如斯形象化的心理描刻。

—彬Sir雙眼見到嘢到底是《我左眼見到鬼2》抑或《異能者》,亦不成問題,要追溯,不如說抄《鬼眼》(I see dead people)丫?

—我所關顧的只有兩件事。第一,為甚麼那些後來衍生出來的新鬼,都是OL裝的女鬼?無論劉錦玲、陳慧珊(相對於本來的林熙蕾)或是谷祖琳亦然,竟然在東張西望找到答案。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QvjnxjGj20o&rel=1"></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QvjnxjGj20o&rel=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另一樣當然是杜琪峰、韋家輝、劉青雲的再度合作。樂於見到杜琪峰的味道淡了,完全看到一個韋家輝劇本主導的強勢,遺憾前設有趣,接續不佳,故事去到中段有點兜兜轉轉,最驚喜就是結局何家安的「成長」,看著另一個高志偉出現。

劉青雲要演也沒甚難度,稍稍癲癲瘋瘋就可以了,不過是方展博再癲一點而已。

—那好看嗎?其實普通,或者是期望過高,更何能是劇本本身有目的而未能伸張,遜於《大隻佬》的工整。當然,還是要入場支持一下。
繼續閱讀

chalyan x Waldemeyer x Ok Go

嗜玩變形衣衫的Chalayan,跟舞蹈古怪的 Ok Go,最近都跟電子大王Moritz Waldemeyer 合作,所以嘛,不能不寫。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50e106ad87d.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上回S/S07玩會伸長縮短的衫裙,今次玩了鐳射效果,再加一個會自動播片的 Video Dress。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U_Tm_w5aODE&rel=1"></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U_Tm_w5aODE&rel=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同樣玩舞台效果的是Ok Go的倫敦演唱會。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50e14fd795a.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玩的是「拉老虎機」concept,令出場時頗有期待感,簡單,但已經夠贏。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BondHYDK1rg&rel=1"></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BondHYDK1rg&rel=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英國狂人設計師Moritz Waldemeyer 近來每次都跟大名字合作,Zaha Hadid, Hussein Chalayan, Thomas Heatherwick,運用他的機動電子學(Mechatronics)知識去改善世界。

"Mechatronics is simply a combination of mechanics and electronics,” he explains. “It’s a relatively new discipline, but almost everything we use nowadays — a washing machine, the electric windows in a car—is automated in one way or another.”(The New York Times)
‧‧‧
菲利浦研發多年的ambient intelligence也是很厲害,下次續談。
繼續閱讀
上回S/S07玩會伸長縮短的衫裙,今次玩了鐳射效果,再加一個會自動播片的 Video Dress。 同樣玩舞台效果的是Ok Go的倫敦演唱會。
玩的是「拉老虎機」concept,令出場時頗有期待感,簡單,但已經夠贏。 英國狂人設計師Moritz Waldemeyer 近來每次都跟大名字合作,Zaha Hadid, Hussein Chalayan, Thomas Heatherwick,運用他的機動電子學(Mechatronics)知識去改善世界。 "Mechatronics is simply a combination of mechanics and electronics,” he explains. “It’s a relatively new discipline, but almost everything we use nowadays — a washing machine, the electric windows in a car—is automated in one way or another.”(The New York Times) ‧‧‧ 菲利浦研發多年的ambient intelligence也是很厲害,下次續談。" meta-author="facingwall"> 分享至facebook

碟戀花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4f9bd60c7a3.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你買了這隻Falling Flower碟回家。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4f9be42b868.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不小心摔破了!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4f9bf01d269.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都尚有個膠墊在此。

1.這是「好過無」心態下的產品,「無咗隻碟都仲有個壺墊丫!」還是;
2.「要把多餘的部分都粉碎,才找到不滅的核心」?
繼續閱讀
你買了這隻Falling Flower碟回家。
不小心摔破了!
都尚有個膠墊在此。 1.這是「好過無」心態下的產品,「無咗隻碟都仲有個壺墊丫!」還是; 2.「要把多餘的部分都粉碎,才找到不滅的核心」?" meta-author="facingwall"> 分享至facebook

電髮

對呀,我電了髮,回去公司即被稱為「暴走族」,即是這種: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3.blog.yam.com/7/userfile/f/facingwall/blog/1474f345e58132.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沒這麼誇張。

電髮原因我也忘了,總之一個月就很想電髮,於是嘗試留長。到今日實在受不了了,在剪與電之間,就試他一試。本來也不算很長的頭髮被人扭扭擰擰,又要注滿濃稠而觸感詭異的藥水,再讓個像UFO的電髮器空降頭頂,熱到髮根都痛,再去過冷河,搓揉成蓬鬆,才修剪。

效果麻麻,又費去三百元,頭皮很痛。不過,卻又有種「若然今日不電髮就會覺得很沒成功感」之類的低能情意結。

很似Year Three那年把頭髮染金得似白色再剪走中間分界頭的體驗。
繼續閱讀
沒這麼誇張。 電髮原因我也忘了,總之一個月就很想電髮,於是嘗試留長。到今日實在受不了了,在剪與電之間,就試他一試。本來也不算很長的頭髮被人扭扭擰擰,又要注滿濃稠而觸感詭異的藥水,再讓個像UFO的電髮器空降頭頂,熱到髮根都痛,再去過冷河,搓揉成蓬鬆,才修剪。 效果麻麻,又費去三百元,頭皮很痛。不過,卻又有種「若然今日不電髮就會覺得很沒成功感」之類的低能情意結。 很似Year Three那年把頭髮染金得似白色再剪走中間分界頭的體驗。" meta-author="facingwall"> 分享至facebook

Love and Error

That is all.
繼續閱讀

Great Depression

詞義1:大衰退。
詞義2:大沮喪。

今日因1而得2,雙倍獎賞。

請容我在此吐一口積存在骨子裡的烏氣。



繼續閱讀

卡士爛戲雙拚

近來入戲院有點運滯,《鐵三角》跟《命運迷牆》都是浪費卡士的代表作。或者說,早就對雷聲大的戲有戒心,但雨點灑落時還是覺得不痛不癢。它們有截然不同的爛。
‧‧‧
Lions for Lambs 是典型的眼高手低,藉三個對話場景:參議員對電視台記者、兩名偷襲阿富汗失敗的士兵、教授跟學生,試圖在千絲萬縷間述說各式其式的政治觀點,卻因為老調重彈萬遍,而顯得蒼白無力,僅稍稍比再會歡樂今宵吸引。

三線平行發展再聚焦的做法實在開到荼蘼,去到《巴別塔》淪為解說戲劇性巧合的工具。今次把點線放在最後才子學生看電視新聞的抉擇前,小聰明得來卻因為前段嘮嘮叨叨而只想離場算了。思考?算罷啦,你都畫公仔畫出腸咯!我還要自己畫上腎臟肛門嗎?

有影評指電影失格,論說陳舊得近乎常識,固然是致命傷,他們說電影場景只得幾個,不停都是對話,場景無變化,電影語言很是失敗。

這種說法才真的失敗到可憐。我想起若然 Before Sunset 沒有遊走巴黎,只鎖死在垃圾站也好,或許魅力稍減,對白的玩味卻一定猶在。關咩電影語言事?
‧‧‧
鐵三角是次任性演練。不難看出三位大導的章法。徐克那種畫、音不對的剪接很易看得出來,杜琪峰的草叢槍戰也是《柔道龍虎榜》+《PTU》,林嶺東就要靠飛車以及好似好浪漫的感情戲來識認。都不打算講人物性格問題,我只知演得最慘一定是林熙蕾。

連佳句都欠奉,走來走去,射來射去,完場。死因到底是三位大導不慣制肘於別人的章法,還是三十分鐘短篇實在不夠他們的長氣短說?

正正經經拍套戲啦。
繼續閱讀

早兩日看了Hot Fuzz,Simon Pegg 跟 Nick Frost 真的很配,雖然那種頂佢唔順的幽默位不及 Shaun of the Dead,某些場面依然看得啞咗。有時候不得不佩服 Edgar Wright 或 Richard Curtis (雖然他是Kiwi)的英式才氣。

推介噢,散席後也敬請留意imdb內的uncredited casting,有意外收穫。
‧‧‧
不知怎的,最近很喜歡"枯"字。
‧‧‧
明天又出發了,當然,也是手無吋料地上機。回來時又不知是啥光景。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