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聲窩 2.0

關於部落格
Ctrl+Alt+Del。
Beta Forever。
  • 139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彘

奧巴馬當選了,很好。 那些大大小小無處不在的 Change 字,令我立即翻看「捉到隻鹿但又放入日劇公式動物園欄柵」的 Change 來看。

黑人總統會不會令黑人抬頭,我覺得效果不大,至少,奧巴馬為表立場不偏不倚,對黑人地位提升該無幫助甚。
‧‧‧
米高基里頓死了,死於芝加哥;翌日奧巴馬當選,在芝加哥慶祝。基里頓氏的構想永遠好看,論艱澀度也不似得湯格蘭斯那種不是 Insider 就不是 Reader 的趕客。
‧‧‧
午間劇場《楚漢驕雄》令我想起人彘。

是這樣的。話說漢高祖劉邦立國後只顧寵幸戚姬(懿),而冷落了糟糠呂后(雉)。戚姬美人如玉,尤其善舞,扭動蛇腰扭得從前斬白蛇起義的高祖也反抗無力,日夜嘿咻不思朝政。

戚姬常常籍此望能立自己兒子劉如意為太子甚至有日稱王,高祖礙於髮妻呂后面色支吾以對。

高祖駕崩以後,呂后有機會「做嘢」。先是指頤使氣將戚姬眨為下人,要她日夜在柴房舂米,舂不了指定份量就無飯開。呂后兒子劉盈倒也是個光明磊落,明知母后常常因妒要致戚姬母子於死地,依然伸盡羽翼保護這個哎呀細佬。

可惜某日呂后趁已貴為君主的惠帝劉盈出外打獵,而伺機將賴床不起而失去靠山的劉如意殺死。所以賴床真的會害死人。

然後呢,就是戲肉登場。惡慣的戚姬仍然時常頂撞呂后,於是呂后不知從哪裡來的靈感,創出人彘酷刑。

先將戚姬頭髮拔去。再來,就是手腳全數斬斷,當然,是沒有麻醉啦。大腿等大動脈一破必然即死,所以她們沒有幫戚姬包紮,而是選擇更快的方法——用燒紅了的鐵板燙熟傷口,就像煎焦了的牛扒般傳出油香,就是把血水封鎖好的時機。

繼而,剜出眼球,聞說,她們將眼球煮熟後反餵戚姬吞下……再來用煙火熏聾她的雙耳,再以啞藥灌入喉嚨。到底戚姬此時在想甚麼呢?是謎。

呂后還嫌不夠,將戚姬棄於茅坑之中。但抵死的是,她叫了自己兒子劉盈來看「人彘」。惠帝劉盈正自狐疑甚麼叫人彘時,就看到無手無腳無眼既聾且啞的人彘在爬行。惠帝知道自己母親如斯對待戚姬,自愧對天下,從此只管飲酒作樂疏理朝政。

而戚姬在茅坑內爬行了三日才徹底死去。

一個人的死狀可以如此,一個人的仇恨可以如此。
‧‧‧
其實,當一個人不看不說不聽不做,又跟人彘有何別?
繼續閱讀

Management’s job...

...is not to prevent risk but to build the capability to recover when failures occur.<br /><br />It must be safe to tell the truth. <br /><br />We must constantly challenge all of our assumptions and search for the flaws that could destroy our culture. <br /><br /><a href="http://harvardbusinessonline.hbsp.harvard.edu/hbsp/hbr/articles/article.jsp?ml_subscriber=true&amp;ml_action=get-article&amp;ml_issueid=BR0809&amp;articleID=R0809D&amp;pageNumber=1" style="color: rgb(255, 0, 255);">"How Pixar Fosters Collective Creativity"</a><span style="color: rgb(255, 0, 255);"> </span>from Harvard Business Review<br />‧‧‧<br />有關於那個劣評如潮的 2012 倫敦奧運標誌<br /><br />Both Boylan and Cox see the London Olympic work as an exemplar of their philosophy of branding. “Our view of branding,” notes Boylan, “is that the brand is no longer a single neat and tidy logo that you stick in the same place every time. <br /><br />Our thinking of brand has moved on. The brand is the platform, the brand is flexible, the brand is a place of exchange, and it is not fixed, so there is not one logo. <br /><br />There is recognisable form and recognisable communication and behaviour, but it’s not one type of constrained and fixed thing.”<br /><br /><a href="http://www.creativereview.co.uk/crblog/wolff-olins-expectations-confounded/">"Wolff Olins: Expectations Confound"</a> from CR blog<br />‧‧‧<br />在這樣的公司工作,豈不快哉。
繼續閱讀

零建築

<p>若果說做這份工對我最為莫大的影響,就是刺激出讀建築、設計的東西的意慾,而且是越煽越火大。</p>
<p>大概是由 2003 年開始吧,因為要做有關東京 Ropponggi Hills 的專題(其實僅佔報紙的三分二版),於是埋首讀了些資料數據,再外加訪問當年的 Mori Museum 副館長(現在是館長)的南條史生,知道所謂建築,是可以基於怎麼樣的標準而衍生。</p>
<p>這個標準固然因時制宜,是政治是宗教是為民眾是為一己私慾皆可,世上有太多看似壯麗實際出發點戇居到極點的建築。我覺得引以為傲的長城也可歸於此類。</p>
<p>在香港寫設計、建築文章的人好像不多,來來去去不停寫的好像只有在 MPW 發表 Hotel as Home 的張智強(事實連撰文者都不是他),偶然會有些陳幼堅的訪問,就乏善足陳了。如果有朋友知道哪裏有這種評論文章可看,請通傳一聲。</p>
<p>以下是曾訪問過的建築師林憲德的文章,平日好多所謂有型設計原來都有被(故意)忽略的缺點。 </p>
<p><font color="#ff00ff">" 由日本建築師操刀,取名為「捷運之心.祈禱」,在高捷美麗島站出入口的「貝殼狀」公共藝術的玻璃帷幕,已成高市新地標。但萬萬沒想到在高雄港都豔陽照射下,折射的強光直接照射到附近商家裡,讓商家生意大受影響。鄰家甚至被反射陽光照得眼睛張不開,連工作都要帶遮陽帽,客人也因此不敢上門來,使其生意一落千丈。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高捷為了平息眾怒,研擬在貝殼玻璃附近放置綠樹盆景或看板,以遮掩陽光折射入商家,但如果盆景高度不足,遮陽效果不佳;如設置大型看板阻擋,根本就毀了「美麗島站」的藝術景觀。高捷也協調在商家前裝遮陽棚架以防堵折射陽光,但棚架會讓店面變小,簡直讓商家無法做生意,目前根本找不出為人接受的對策。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然而,要小心「捷運之心」不只是光害而已,其浪費能源的恐怖更是潛在的危機。依筆者的熱流計算,這種玻璃天窗空間假如沒有空調的支撐,在夏季的室溫可能高達四十度,簡直是炙熱的人間地獄;假如以空調來調節溫度,其空調耗電量可能是一般屋頂隔熱良好空間的二至三倍之多,簡直是能源的大殺手。在今節能減碳之時代,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建設真應該三思。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我在九十六年間,曾量測台南市一座標榜美麗透明的玻璃天罩地下道的氣候,在夏天的最高氣溫高達三十七度。我再以反應周圍輻射的黑球溫度計來量測,其氣溫更高達四十八度,其炙熱的程度有如烤箱,這使得民眾寧願冒著生命危險違規穿越馬路,死也不肯使用此玻璃地下道。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我也在台北台大醫院旁看到一座玻璃地下道出入口,在夏天的炎熱讓民眾紛紛走避,有些非經過不可的民眾,必快速跑步通過,甚至須撐起陽傘才敢通過此玻璃罩。以我數十年來的能源研究觀之,儘管市面上有很多節能玻璃的出現,但無論多高科技的玻璃節能技術,在隔熱遮陽與節能上均比不上單純實牆隔熱的經濟效益。為何這種民間疾苦,不為政府官所察?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然而,這種只求表面光彩、不求舒適健康、甚至違反政府節能減碳政策的玻璃屋建設已經到處氾濫。不只是「美麗島站」而已,各都市的地下道、捷運站出入口、候車亭、航空站與醫院的大廳,在競相炫耀的氣氛下,正展開玻璃屋建設的大競賽。許多市政府受到一些毫無熱學專長的顧問公司的慫恿,把原本遮陽隔熱良好的地下道打掉,紛紛改建成炎熱的玻璃隧道;許多通風遮陽良好的「涼亭」,陸續被改建成玻璃包起來的「熱亭」。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況且這些玻璃建設很容易被污染,政府又必須編列大量預算去清潔,但台灣大部分的清潔業均使用違規清潔劑,正醞釀著嚴重的環境荷爾蒙錯亂的危機。我擔心「美麗島站」的光害糾紛恐怕只是起步,政府放縱這些玻璃能源殺手的大氾濫,有如正在埋下子孫浩劫的未爆彈。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事實上,上述大玻璃建設所引發的光害、能源、環境的傷害,只要依循現行建築法規與綠建築標章來規範是可以避免的。例如現在的建築法規已開始禁用高反射率的玻璃,對於玻璃屋頂的隔熱遮陽已有嚴格限制,但是現行捷運站、港務局、高鐵、交通建設、工業園區的建設,在行政上根本被免除於正常的建管體系管制之外,也是目前政府推行綠建築認證的化外之地,這也是造成交通車站、地下道建設、工業建築嚴重浪費能源的原因。 </font></p>
<p><font color="#ff00ff"> 在此呼籲我們的政府,根本不必受到顧問公司的操弄,也不必顧忌一些外行民眾的壓力,只要將所有公共建設納入現有綠建築的審查制度,根本可以防堵上述弊害的發生。趁此「捷運之心」光害糾紛之際,我「祈禱」民眾可以反省節能減碳的生活,政府可以下決心不要用放煙火、蓋「光之穹頂」來討好民眾,如此地球才能更好,子孫才能更有希望。 "</font></p>
<p>台灣有請過原研哉、深澤直人、坂茂、鄭秀和等當代大師出席講座。香港有誰?</p>
繼續閱讀

忽然覺得寫 Blog 很陌生

不知是不是太久沒在此寫些甚麼,看到舊的文字都恍似非關我事,像讀別人的東西。
‧‧‧
那天跟橘子戰士去冰室吃早餐,看著那個鐘,我才忽爾明白為甚麼那麼喜歡這種舊鐘。
<object width="425" height="344"><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nfcltiwnXUw&hl=en&fs=1"/><param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nfcltiwnXUw&hl=en&fs=1"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25" height="344"></embed></object>
舊鐘跟新鐘的分別在於秒鐘,舊的,是無間斷地移動;新的,是逐秒移動。

時間本來就該是流逝的吧,跟分成六十份或者三萬六千四百七十二份都不一樣。
‧‧‧
而過去三四年我的人生分成幾百篇 Blog、百篇稿、百次更改 msn status、口中數不盡的廢話。有甚麼是可以實時紀錄得來,而不是把人生像切餅般切成一份份?

沒有吧。新鐘設計始終是比較務實而聰明。
繼續閱讀

兩個男人的氣勢,與一個男人的雜念(二)

今次關於兩個 Jonathan,Jonathan Nolan 及 Jonathan Ive。前者有個現今很吃得開的大導演哥哥 Christopher Nolan,但同時亦協助哥哥編出上佳作品,包括近來的《Dark Knight》;後者有個普天下最獨裁卻又最得消費者效忠的老闆 Steve Jobs,同時亦設計了驚天地泣鬼神的iMac、iPod、iPhone,呀,還有,《Wall E》入面的 Eve。

讓我先說《DK》。
‧‧‧
說《DK》,又要先講那兩個男人,當然是無 Batman 的份,Joker 與 Two Faces。事前很難想像 Heath Ledger 當 Joker,我只看過他的 Brokeback Mountain 以及 完全記不起是他做的鬧劇 The Brothers Grimm。斷背內我只覺得他是個迫上斷背山後又用情過深的可憐人,就這樣,跟 Joker 無法串連起甚麼想像,這跟一向狂態的 Jack Nicholson 情況不同,他是跟他的演藝生涯一脈相承的,又或者,爾後我在 Health 的前作找到驚慄的影子吧。

這次的 Joker 是帶來驚慄的,亦是新版 Batman 的慣技,我指的是葛咸城內誰曉得控制別人的心態狀態,誰就出人頭地。上集的 Scarecrow 用的是毒霧,Ra's Al Ghul 是掌握 Bruce Wayne 於股掌,Batman 用戲劇元素嚇唬罪犯,而 Joker ,與喜怒無常的 Tim Burton 自嘲版本相異,HL 走了條心理罪犯的路,對善良的徹底不相信,愛好玩弄人性弱點(由開首的自私搶犯一個殺一個起,到兩條船的各自操控生殺權),這方面,我覺得更貼近 Hannibal Lecter。極端說,他是個愛用炸藥的整蠱專家。

要聽演技評價,很多人已經讚到上天,但要聽,聽 Kevin Smith 的就可以了:「Heath Ledger didn't so much give a performance as he disappeared completely into the role」。

我很喜歡他把鉛筆消失的把戲,以及炸醫院一幕。當然還有這句:「This town deserves a better class of criminal」。
‧‧‧
Joker :「I took Gotham's white knight, and brought him down to our level. It wasn't hard. Y'see,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push」

Two Faces 是另一個實驗。一個儆惡懲奸的檢察官因為至愛的死、自己毀容而走上復仇之路,就跟 Joker 將兩條船上的人互換爆器一般,不過,集體意志會由於一個人的良知而放棄邪惡,而一個人的時候,就只會更快速地步向邪惡。Harvey Dent 時的自信超好看,白色騎士的確是葛咸城的希望,他跟 Bruce Wayne 間陽奉陰違,我們更容易看出他屬於光明的一面, Bruce Wayne 更顯得齷齪。回想起他毀容然後堅持作植皮,任由骨肉外露,也是極端的坦蕩蕩。

他的銀仔由原本兩個公仔頭,到後來真的分為黑白,就是上佳的側寫(不過是屬於原作者 Bob Kane)。
‧‧‧
至於要稱讚 Jonathan Nolan ,是因為沒有他參與的 Batman Begins 是 imdb 評為 8.4 分的垃圾,由頭到尾想營造實感,卻把劇情發展變得兒戲爆。而 Jonathan 今次一加盟,就出現了 Joker 這類對白:「Kill you? I don't want to kill you!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 Go back to ripping off mob dealers? No, no, you... you complete me. 」你在上一集是看不到的宿敵味道,這是有才氣的人寫的一筆。

至於我推論 Jonathan 的重要性,是因為沒他參與的改編 Insomnia 也是悶到出奶的垃圾,但他一摻腳,早期的 Memento (來自他的短篇小說)、 Prestige 都好看到不能。我不希望人人都加冕於 Christopher 身上。
‧‧‧
展望下一集的話,勁人如 Catwoman、Penguin、Mr Freeze、Poison Ivy、Riddler 都未出。網上流傳的 Philip Seymour Hoffman 當 Penguin 是暗合我的心水,但有人提議 Jack Black ,都未嘗不可!至於另一流傳是 Johnny Depp 做 Riddler ,我就覺得太朱古力獎門人,而且他太駕輕就熟了,我會貼高高瘦瘦慘慘情情的 Adrien Brody。
其他的:
Catwoman:Charlize Theron?
Poison Ivy:不如 Natalie Portman !
Mr Freeze:若我想想誰剃頭會好看……
‧‧‧
到最後,其實,我覺得《Wall E》的成就更高。下期續。
繼續閱讀

兩個男人的氣勢,與一個男人的雜念(一)

昨日馬路上有個男同事跟我點頭微笑,然後同事小慧說,她覺得他很有型。

他是副刊那邊的潮流版同事,未至於素昧半生但印象中確然沒有對話過。事實上以我見過的潮流版記者來說,真正把自己標籤化的其實不算多,同刊有位女同事就是經常一條牛仔褲跟多款的 Converse,就已經很好看,絕對絕對不是流連街頭等人 Snapshot 那種「把衣櫃有的名牌堆上身」的銅鑼灣男女。

說回這位男同事。評他有型是正確無誤的,身上穿的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名牌(我一介草民怎知道啊),但所謂的剪裁犀利,就是有這樣的馬再有這樣的伯樂,「相馬」在古代可能是種專業才技,現代當中就應該是種為之奮鬥的生活目標。簡單的 Monotone 如黑灰白也躍見層次,小心,很多時候是灰撞灰,黑撞黑,可瞬間你還是找到要駐目的焦點。

嚴格來說我想講的是他的眼神。除卻乾淨貼服髮型,他常配一副黑框眼鏡,鏡後就是那對溫文的眼。簡單俐落無含糊,好像從中你看到一堆閱歷——那當然,也可能是本人的美化而已,但「惹你想像」這種能力本身就很了不起吧?總之就是整體無憾的壓倒性溫文爾雅,換一個懶惰的權宜說法就是氣勢吧,不是劍拔弩張明刀明槍孔雀開屏螃蟹展螫式,形容男人我的詞彙貧缺,形容女人的話,是此四隻字吧。

「水漾溫柔」。
‧‧‧
說這麼多,是因為近來發現不少男人都有這種壓倒性的氣勢,而我沒有,唯有仰慕。
‧‧‧
終於把塵封的《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拿下來細讀。去日本多次總是看著諸多傳媒把安藤捧成神,去六本木看到他的21_21 Museum ,以及已故黑川紀章的國立美術館,易入口度當然是黑川取勝,若然你看過黑川氏位於銀座的 Capusle Space,就會覺得他的「建築新陳代謝論」型到荼靡。

而安藤一貫執著用他的「清水混凝土」,放諸於美術館、教堂、中學、商場,規模宏大,但,總是有抹把小屋放大化的感覺。即是,不少建築是一種「天生就是巨人」的格局誕生,安藤的卻是有種「迫不得已長大」的不甘不願,熟知安藤的人應該比較有自家獨到想法,我也不過以個門外漢角色感受。

讀他的書才了解他成為傳奇的部分,是在於他自學而得,還包括他少年時靠拳擊掙錢到海外旅行,就是為著見證大師柯比意的作品(他的路線還是由日本坐船到俄羅斯繞道西伯利亞上北歐就南下巴黎)。看他黑白混雜的六十年代髮型,配合那對十年酒醉未醒的眼,以及眼袋,再搭上他永恆不脫的樽領衫。黃偉文說謝賢Karl Lagerfeld戴圍巾穿樽領是為著遮蓋雞頸紋,未知是否雷同。這樣一位大叔站出來就是有氣勢了,他體重一直維持在練拳擊時換來的六十三公斤,因為他覺得是追求體能極限得來的磅數,應該是最妥合的狀態吧。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
就是這樣的人才可被尊稱為大師吧,一路走來把一九六五年首次遊歐的震撼與迷惑記著,轉化為自家一套學問,我數算著他走過的部分我都有走過,我得到甚麼呢?又或是我有好好地將之沉澱曬乾備用嗎?現今狀況是「把知識曬成鹹魚以備飢荒」的準備都無,懵懂得可憐。

早幾日同事A說自己的稿慣常是虎頭蛇尾,我想是新聞稿「擺大個頭」的機械式思維累事吧。我們會期待一齣電影的高潮戲、會為電視劇的 Cliffhanger 著緊……怎樣才可以把一篇旅遊稿做得劇情緊湊峰迴路轉?

這是我還會留在旅遊記者界的最後課題吧。

可以的話,我想繼續講佐藤可士和、Robert Downey JR、Michael Gondry 等等男人。
繼續閱讀

FontStruct

<object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style="width:570px; height:90px;" data="http://fontstruct.fontshop.com/widget.swf">
<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fontstruct.fontshop.com/widget.swf" />
<param name="wmode" value="opaque" />
<param name="bgcolor" value="#FFFFFF" />
<param name="flashvars" value="d=dD0wJmFtcDtmPTE0MzI3" />
</object>

自製字款。以上一個由平民設計、juggrbudz的字款。
fontstruct.fontshop.com
繼續閱讀

中村中的友達之詩

上回提到喜歡聽浮花,秀秀MSN傳來說該是劉美君的威力,我不反對。然後她給我看原曲的youtube。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5"><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OY83IdPJZNw&hl=zh_HK"/><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OY83IdPJZNw&hl=zh_HK"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5"></embed></object>
中村中以優美的高音造出別是柔情。這首歌名為友達之詩,是出於十五歲時被學長拒絕的經歷來寫,簡單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聽起來特別哀慟,因為她是他,一個性別認知障礙的男身女心歌手。

跟河莉秀那種先噱頭後賣藝身分不同,他由高中已經開始研習鋼琴及鼓,來到今天,或者他的DNA令獵奇社會給了一次機會來。

劉美召不知是否故意以此歌暗合其中性妖媚唱片封套。
繼續閱讀

若是Amie也浮花

<span style="font-size: 13px; line-height: 19px; color: rgb(102, 102, 102);">為了記不起我被誰尋開心 <br />橫起心 唯有當等婚嫁極愚笨 <br />為了有高職有自由值千金 <br />為自尊心 唯有當不想受困 <br /><br />絕未想被同情 就算輸給愛情 <br />為何尚有半秒想放棄生命 <br />活得成 那敢哭得盡興 <br />手帕沒人遞 是更羞愧的罪名 <br /><br />原來未到家 很怕被遺下 <br />莫問真假 怕太早將一切看化 <br />原來沒有啞 開口叫別人造福我一下 <br />如浮花給飄到那雙手也服吧 <br /><br />為了想通擁抱後能被鬆開 <br />若被拋開 唯有當這手臂未存在 <br />為了看穿倚靠別人是悲哀 <br />實在不該 唯有永久的自愛<br /><br />自問非罪名 女人輸給愛情 <br />為何頹喪到似失去了生命 <br />但自吹自擂 更想哭得盡興 <br />羞愧地承認 也想某君認領 <br /><br />原來未到家 很怕被遺下 <br />莫問真假 怕太早將一切看化 <br />原來沒有啞 開口叫別人造福我一下 <br />如浮花的心瓣碰得多也被軟化 <br /><br />強人未到家 巴不得有人接下 <br />劃下瘡疤 就以新傷醫舊患吧 <br />明明沒有啞 恨不得呼救濕一濕嘴巴 <br />何嘗不想把我似唱哭的笑臉垂下 <br />如浮花給飄到那一位看造化<br />‧‧‧<br />從不認同劉美君,一聽到她唱歡場裏無真心,就溜跑。浮花我不知是因為她的原因,還是曲詞皆妙,別有魅力。我還是嫌她的聲線太穩妥,好像栓住屋子的狗在跑圈,完美而無突破地跑下去。或者說,是唱每隻字的收尾太倔了。<br /><br />來到這年歲,你我都是浮花。<br />‧‧‧<br /></span> Nothing unusual nothing strange<br /> Close to nothing at all<br /> <br /> The same old scenario the same old rain<br /> and there's no explosions here<br /> <br /> Then something unusual something strange<br /> comes from nothing at all<br /> <br /> I saw a spaceship fly by your window<br /> did you see it disappear?<br /> <br />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f O<br />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br /> <br /> Nothing unusual nothing's changed<br /> Just a little older that's all<br /> <br /> You know when you've found it there's something I've learned<br /> 'cause you feel it when they take it away hey hey<br /> <br /> Then something unusual something strange<br /> comes from nothing at all<br /> <br /> But I'm not a miracle and you're not a saint<br /> just another soldier on a road to nowhere<br /> <br />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br />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br />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br /> <br />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br />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br />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br />‧‧‧<br />Damien Rice的O真的很襟聽,繼重頭認識Volcano後,Amie亦在ipod random情況底下殺出重圍。<br /><br />來到這年歲,你我都是 Nothing unusual,nothing's changed。
繼續閱讀

先做好你自己才批評別人啦。

<font size="5" style="font-weight: bold; color: rgb(255, 0, 255); background-color: rgb(0, 0, 0);"><span style="font-family: Arial;">不要再他媽的欺人太甚。</span></font>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